新聞中心

EEPW首頁 > 智能計算 > 業界動態 > 紐約時報:近1/3美國頂尖AI科學家來自中國

紐約時報:近1/3美國頂尖AI科學家來自中國

—— 88%中國籍博士會留下
作者:時間:2020-06-14來源:量子位收藏

「Make America Great again!」

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www.mzugvc.icu/article/202006/414196.htm

  「沒人比我更懂XXX……」

  有這樣一個總統是種怎樣的體驗?如果你問《紐約時報》的老師們,多半得到的不止是粗口成章的答案。

  如果大XX只耍耍嘴皮子喊喊口號也就算了。

  現在,大統領特朗普,可真真在用一系列實際行動演繹殺雞取卵。

  

  在一篇名為《美國的秘密武器》長文中,《紐約時報》援引一份最新出爐的人才調查報告,有理有據、苦口婆心,怒其不爭哀其不幸地“勸諫”美國政策制定者們,少喊口號、認清現實,善待讓美國前沿科技強大的秘密武器——中國人才。

  而且這樣的數據報告,確實不放在一起不知道,圖表一列簡直嚇一跳。

  沒想到,強大的美利堅背后,有如此比例的中國最強大腦。

  近1/3美國頂尖科學家產自中國

  保爾森基金會,08年金融危機時的美國財長Henry Paulson創辦的機構。

  最近對NeurIPS 2019的入選論文和作者資料進行了詳細統計分析。

  NeurIPS,神經信息處理會議,全世界最知名的領域頂級會議,沒有哪一個計算機領域研究者不知,沒有哪一個AI領域研究者不曉,別說論文入選可以吹一輩子,每年搶個會議門票都能搞大新聞。

  所以NeurIPS,一度就是全球AI的“華山論劍”。

  

  在NeurIPS 2019 大會上,共有15920位研究者提交了6614篇論文,最終接收率為 21.6%。

  

  而保爾森基金會進一步統計分析后,得出了這樣的結果:

  美國毫無疑問遙遙領先,59%的研究者隸屬于美國機構和公司。

  

  但其中29%的研究者,出自中國——他們先在中國完成本科,其后赴美留學后留下來“建設美利堅”,成為了美國頂尖AI研究員的第一大構成。

  

  而美國本土貢獻的比例,只有20%,歐洲則18%,印度8%。

  所以結論應該再明確不過了——

  中國最強大腦,是當前美國AI領先全球的重要原因。

  并且如果進一步尋找最頂尖,比例也不俗。

  

  如果統計NeurIPS 2019中更為優秀的研究,那些Oral論文,會發現作者中在美國公司機構的更多了,比NeurIPS 2019整體高出了6個百分點,達到了65%。

  這些人之中,在美國讀本科的研究者比例提升到了35%,但印度和中國依然各占據了超過10%的比例。

  

  美國科技何以強大?

  《紐約時報》想要說明的是海納百川。

  毫無疑問,在這樣頂會論文的統計中,美國領先優勢再明顯不過。

  而且依然在這份報告中,還進一步揭示了頂級人才的流動路線。

  

  首先,當前結果是美國的AI機構和公司拿下了全球60%的頂級研究人員。

  這是排名第二的中國10.6%的六倍,是第三名歐洲10.2%的六倍。

  但美國這60%都產自美國嗎?非也非也。

  土生土長的美國研究者只占據31%。

  而另一大主力就是來自中國的研究者,占比27%。

  

  在人才流動趨勢中,在中國讀本科的頂級研究者中,只有34%的人目前在中國,而接近56%則前往美國繼續深造。

  

  最后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的中國AI研究員,88%的人選擇留下來在美國工作,只有 10%會回到中國。

  當然,非中國產的留學生中,拿到博士后留下來建設美利堅的比例也高達85%。

  《紐約時報》還說,這個統計中,還不包括那些知名的big name.

  在這波AI復興的浪潮中,中國名字還少嗎?

  他們中的不少人,還是美國諸多開創性研究和工作的推動者。

  

  比如美國國防部那個知名的Project Maven——把AI應用于美國國防軍事的項目,最初的項目組中,12人的研究名單,有至少5人產自中國。

  所以結論是什么?

  美國之所以曾經或現在「Great」,這些“外來人才”功不可沒啊。

  跟美國海納百川的移民心態和政策,密不可分。

  但現在,一系列針對學術和技術人才的昏庸政策,正在告訴所有中國面孔:

  你們不再受到歡迎。

  

  特朗普殺雞取卵

  《紐約時報》的報道說,在中國受過教育的科學家,幫助美國公司和高校等機構主導了前沿領域的優勢。

  但如今,特朗普一系列針對人才的限制,一方面正在把留下來的人才“趕回去”。

  比如日益惡劣的關系,很多頂尖工程師要么選擇加入中國公司,要么直接回中國開啟創業。

  另一個方面則把潛在的人才“勸退”。

  在簽證和留學申請方面的限制,敵對視角,留學美國的吸引力由此變得下降。

  而那些“中國最強大腦”,將與美國絕緣。

  來都不能來了,更別說留下來——可特朗普擔心的是他們來了“偷”走技術。

  這讓美國AI的領軍人物們心憂。

  保爾森基金會智囊團MacroPolo的分析師說,來到美國的中國AI研究者,是最聰明的一批中國人,他們在美國的實驗室工作,教美國的學生,在美國創建新公司。

  在他看來,如果特朗普不再歡迎這些研究者,那他們肯定會回國發展。

  艾倫人工智能研究所CEO Oren Etzioni也覺得,美國政府的行為令他感到恐懼,近期艾倫人工智能研究所中國研究者的申請也越來越少。

  OpenAI政策主管Jack Clark一樣認可AI人才的重要性,他說,對于許多基礎的人工智能研究而言,進展中的關鍵因素是人而非算法,技術上有很多開源的算法可用,但人才上只有少數人能長期研究并推進一個領域發展。

  顯然,正常狀態下,每個理性人都會做出對自己最優的抉擇。

  

  不過特朗普對此幾乎不管不顧。

  他一方面打著“美國優先”的大棒,減少在人才工作簽證方面的發放。

  另一方面,在上次白宮新聞簡會中,直接明確表態禁止部分中國留學生(F簽證)和研究人員(J簽證)入境。

  另外之前《紐約時報》還報道說,特朗普政府還在謀劃,進一步取消國防背景高?;蜓芯肯嚓P的留學生的簽證,大約涉及3000多人——不過目前尚未真正執行。

  而這項政策,也引發了更大的擔憂,因為對于如何鑒定缺乏明確標準。

  在美國議員演講援引的一份澳大利亞統計報告中,對中國一眾高校進行了“風險評級”,但諷刺的是如清華大學這樣的高校,被列為了高風險。

  很快,不少人發現這份澳大利亞的報告,實際可以算是中國高校的“科研項目基金”排行榜,拿到項目經費更多的高校,“風險”竟然也更高。

  一時讓人忍俊不禁。

  

  最后,最關鍵的是社會風氣。

  在特朗普一系列的移民、留學和簽證政策之下,潛在的中國人才前往美國就開始受到打擊。

  而已經留下來的人才,日子也不好過。

  在新冠疫情之中,特朗普一度為了轉移抗疫不力的無能,瘋狂甩鍋給中國,造成美國國內對中國面孔、亞裔的歧視,諸多支持特朗普的選民,把那些黑眼睛黃皮膚的面孔視為病毒攜帶者。

  

  雖然諸多亞裔和中國面孔,說一口流利英文、思維方式已完全美式,認真工作納稅,甚至早已是第二代、第三代移民……

  但面孔和基因如此明顯,走在美利堅的土地上,實在太容易區分了。

  「沒有安全感」,正在越來越多華裔和美國華人心里生根發芽。

  所以《紐約時報》在報道中說:

  如果美國不再歡迎他們,北京就會張開雙臂歡迎他們回去。




關鍵詞: AI

評論


相關推薦

技術專區

關閉
下载优部怎么才能赚钱 最新pc蛋蛋刷蛋器 2020群英会走势图表今天 浙江6 1怎么算中奖 湖北快3走势图连线 湖北快三遗漏走势图一定牛 大智慧手机炒股 河北省福利彩票排列7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青海11选5基夲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图